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莲冰心的博客

玉莲出雪域 冰心住灵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 回家记(三)  

2014-10-09 19:53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第五天的早晨,还没吃饭,爸爸便到院中割苞米杆了,我在屋里叠被,洗脸,收拾桌子。妈妈在厨房折腾腾的蒸汽中做饭。
    早饭过后,妈妈建议中午吃饺子,于是爸爸担当起去街里买肉的任务,我自然抓紧时间扒苞米。首先,我先把离地头近的苞米挎出来,挎一筐,就和妈妈扒一筐。妈妈舍不得我干重活,怕太沉压到我。其实,这和小时候比,挨的累已经很轻了。但是妈妈怕我抻着,毕竟身体还有一点毛病。而我,知道注意,就没听妈妈的,接着干。
   几筐下来,爸爸从街里回来了,妈妈赶紧回屋,和面,弄饺子馅,准备中午的伙食。爸爸呢,割杆大战又拉开了帷幕。
    割一会,爸爸开始查还有几根,爸爸累了,希望地少点,活少点。我自告奋勇,接过爸爸手中的镰刀,要试试。小的时候,虽然劈过苞米,装过车,刨过茬子,扒过苞米,但是割杆却很少伸手。曾经干过,感觉很吃力,一镰刀下去,锯个半天,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一棵杆割折。而且握镰刀把的手,勒得红红的,胀得生疼,甚至磨出茧子来。
    现在接过爸爸的镰刀,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番情形。我左手把着苞米杆,右手将镰刀对准杆的底部,向后一拽,呵呵,很容易,一棵杆就下来了。根冲西撂倒,再割第二根。恩,还没想象中的艰难。
    苞米站在我的眼前,遮挡着我的视线,我有一种割倒它,眼前一片宽敞的欲望,就一直不停的割下去。连着把三根垄,一路推下去,割一棵,就少了一份遮挡。向后望去,苞米杆一排排整齐的躺在垄台上。后面一片阳光,霍亮宽敞,心中涌起一种成就感。
    终于,这三根到头了。妈妈也出来和我割,我们分别从两头开始,到中间会合。几个回合下来,我已经手把不住镰刀了,脱下手套,掌心疼的伸不开,佝偻着。不敢摸,肉皮似乎磨薄了,缺少了保护层。
    直直腰,可我不能歇下来。咬着牙,开始一番苦战。到最后,我已经不是往下割,而是拿着镰刀往下砍了。说好是扔茬,可我割过的,都高出地面一截。后来爸爸用手推车往出推,都卡车子,推不了,这都是我割杆留下的后遗症。
    家里来了客人,爸爸陪客人聊天。我苟延残喘,在阳光的照射下,浑身是汗。脸也晒红了,怕这张左呵护,又在意的脸晒坏,索性,背着阳光倒着割。
    十一点钟,我和妈妈终于结束了一场苦战。回到屋里,我一头倒在炕上,不愿意起来。我已经筋疲力尽了,任妈妈一个人在厨房忙碌,我只有喘气的劲了。
    唯一让我心里敞亮的是,我终于干完了一项任务,最艰巨的已经过去,没有苞米杆的困扰,干活干净不少,省事不少。上午战果辉煌,而且替爸爸减轻了负担。虽然累,但是心里踏实不少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未完,待续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