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莲冰心的博客

玉莲出雪域 冰心住灵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 四娘,走好  

2013-05-22 19:43:10|  分类: 心情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  有一个人,生活在我的身边。平时并没有太多的交往,甚至因为一些小事产生隔阂。可她,又实实在在是自己的亲人。她是我的四娘,爸爸的亲嫂子。
    我很少提及她,提及她最多的是父母,因为爷爷共有九子,一个姑娘。由于爷爷有些糊涂,以至于家里犹如宫廷夺位一样,闹起了纠纷。所以,彼此很不和睦。可这,并未抵消这与生俱来的血缘亲情。
    今天,突然一个噩耗传来——四娘死了,突发脑梗。在打麻将的路上,倒在地上,身边没有一个亲人,没有留下一句话。就这样,静悄悄的走完了她的旅程。
    没有病榻前的伺候,没有端屎端尿的尽孝。她没给儿女留下一点思想准备的时间。就这样,犹如天空中一个炸雷,以每个儿女,每个亲人,难以接受的方式,永远的不再回来。
    人死前,也许都有一份不同的感觉。她t昨天晚上,给正在忙着插秧的大姑娘打电话,让她回来住几天。这是正常情况下,不能打的电话,因为她懂得农时的紧张忙碌,可她打了。大姑娘说:“现在太忙,插完秧就过去。”没想到,这竟成为终身的遗憾。第二天,女儿就永远看不见自己的母亲了;今天早晨,四娘给远在广州打工的大儿子打电话,问他现在怎么样。大儿子感觉她声音缺少了往日的力气,那欢快的大嗓门不见了。他心里略感不安,觉得不对劲。手里转动着手机,不愿放下。结果,不一会功夫,电话过来,四娘已经撒手人寰;她的小儿子,早晨给猪磨料的时候,心神不安,决定今天干完这点活,什么也不干了,到外面走走。可还没动身,妈妈已然躺在地上,身体变冷。
    母亲和儿女的心是紧紧连在一起的,是有心理感应的。四娘,留给儿女的是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痛苦和无奈。
    爸爸没有告诉我信,我是从弟弟嘴里得知的。当我小心翼翼拨通家里的电话,听到的是爸爸沙哑而低沉的声音,问他怎么嗓子哑了,说昨天说话多了。问他怎么说话多了,他说没说啥。到最后,才告诉我,四娘死了。我不敢劝说什么,我知道爸爸的心里,不仅有难以接受的痛,还有对自己的担忧。身边年龄相仿的人,就这么一个接一个的离去了。这是谁能抗拒的逝去?生命就是这么脆弱,难以把握。谁能预知明天,谁能左右未来?
    我已经无心备课,一个走在校园的草坪旁,看绿油油的草,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生命。而人,再次相会,只能是天堂。
    每个人最终都要离开,在什么时间,由于什么原因,身边有没有亲人?那未知的一切搅扰着我。同事说:“不要想那些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了,你是想不明白的。”是啊,只能活在当下。珍惜这一段旅程,毕竟来过,就仔仔细细走好微不足道,却也不可或缺的每一步吧。
    下班,走在街上,看见路上被风吹拂的不知谁撒的纸钱,不知哪个人又走了;回到小区,缓台上,再也看不见邻居大爷的身影。人生就是如此吧,生老病死,一直上演。循环往复,生生不息。也许,你的每一步上天已经安排好了,那就往前走,总有一个路口等着你。
     所以,不必惊慌犹疑,归去兮是落红,重来兮是新花。四娘,也许,有一天,看见一个漂亮的小姑娘,就是您深情的眷顾呢。
    双手合十,向远方遥祝:四娘,一路走好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