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莲冰心的博客

玉莲出雪域 冰心住灵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 一则以喜,一则以忧  

2012-04-06 20:33:09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子曰:“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,一则以喜,一则以忧。”
        孔子说:“父母的年纪,不可不知道并且常记在心里,一方面为他们的长寿而高兴,一方面又为他们的衰老而恐惧。

       我的爸爸已经七十一岁了,妈妈六十八岁。每一年,都感受着他们的衰老,头发白了,眼睛花了,耳朵背了,背也不挺直了。每一次他们来岭城,都为了看病。今天腿疼,明天眼睛有障碍物,后天咳嗽,大后天血糖不正常,总之,各个器官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。每次来,都会说说家乡人哪个人有病了,哪个去世了。每一次,我的心都一缩一紧,那么熟悉的人,仿佛还在眼前,突然间就没了,而且都是父母的同龄人。每到这时,都有一种恐惧感攫着我的心,我仿佛看到死神也远远的盯着我的亲人,似乎随时要张开大口,吞噬他们。我害怕,我恐惧,我担忧,为什么人人都要最终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。如果,我没有亲人,该怎么孤单的面对生活。

      那天,同事小范在教研室哭,才知道,她的父亲得了肝癌,已经是晚期了,会很快扩散,失掉生命。她怎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,惹得我们也掉下泪来。死亡,就这样近切的摆在每个人的面前。王超老师的爷爷就在年后没有的,王超那天说:“我每天都在想,不知啥时候电话铃响了,告诉我爷爷不行了。”王艳春老师想起了他得肠结核去世的父亲,说:“这阶段小范得折腾不像样,就得挺着,啥办法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屋子人都悲戚着,感同身受。王丽老师的父亲是肺癌过世的,她含着泪说:”这个时候,只能面对,自己开导自己吧。”我很幸运,还有父母相伴,我也很担忧,不知哪一天自己也会面临这份灾难。

      孔子是这样告诉我们行孝的,记住父母的年龄。可正如他所说,记住的感觉很复杂,喜忧参半。谁也不能免去生离死别,只能在生时多孝敬。我每天必保和父母通电话,问问吃没吃饭,身体怎样,今天都干什么了,说说自己的生活,都是些家常话,可是听到彼此的声音,就放心了。简简单单的闲聊,却仿佛在身边,即使很长时间不见面,也没有陌生感。

       梁静老师曾经感慨说,“是不是另一个世界很好,要不去了怎么都不回来呢?”我们都要去那个地方,最终都会相见,可是,谁愿意此生不能长相守呢?

        只能在此祈祷上苍:愿生者长久,愿好人长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8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