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莲冰心的博客

玉莲出雪域 冰心住灵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 悼猫  

2010-07-06 17:41:0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我生性并不喜欢猫,只因看惯了电视中对宠物的宣传,身上有细菌,人易传染上疾病等等,让我一见猫、狗,都远远避开,视之为不洁之物。

       儿子对猫却情有独钟,五一放长假,不顾我的阻拦,从朋友家抱来一只灰猫,瘦瘦弱弱,刚刚舍奶,腿脚还不十分稳,半宿半夜的叫,让人心烦焦躁,真恨不得一脚将它踢出门外。

       不仅如此,他还不爱吃食,任凭儿子添加何等精美得让其他猫羡慕的鱼、肉,它也淡然处之,最多舔上几口,看它瘦长的腰,瘪瘪的肚子,走路都在左摇右晃,体力不支的样子,厌烦之情又多几分,索性给邻居们打电话“要不要猫,送你一只,我家养不了,要饿死了”,但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   熬过了炎热的暑假,它对付着活了下来。后来竟渐渐愿意吃食了,肚子也鼓了起来,毛色也发亮了,而且活泼了许多,上蹿下跳,登上爬下,一个小球,一条线绳,甚至自己的尾巴,都翻过来掉过去成了它的玩物。更有甚者,你除非不动,只要你翻一下书页,动一下笔,挠一下痒痒,它都会冲上来,身子一跃,去挠,去咬,去抓,让你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,常常用被把自己裹起来,才得片刻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 儿子喜欢它,常常抱它,猫咪猫咪的叫它,我则哼儿子,把手洗了,有细菌。虽然它活泼,但我还是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   夏天草长莺飞,昆虫多,儿子就捉扁担钩、蚂蚱给它吃,放在它面前,它常常不马上吃掉,而是伸长爪子抓,钩。蚂蚱飞起,它便扑上去,有时蚂蚱掉到砖缝里,它便用爪往出抠,再就是专心等待,出来后再扑再放,直到玩够了,才叼到没人地方大嚼特嚼,享受一顿美餐。

        儿子也常给它捉鱼,到河沟子里去摸,活蹦乱跳的小鱼装在瓶里,鳞闪着光,一看就鲜嫩可口。儿子想养几天,可惜都水土不服,一一死掉了。儿子便把鱼给猫,猫显出不屑的样子,喵喵叫着,闻一闻便走开了。我想,它可能觉得没意思吧,缺少战斗的快乐吧。或许没有油炸的香吧。但不经意间,你会发现,它也把鱼消灭掉了,你说它装什么呢?

       儿子爱养泥鳅,泥鳅死了也给它吃。养泥鳅的盆就放在院中的地上,浅浅的水,泥鳅在里面欢快的游。猫也就时时蹲在盆旁瞅,瞅一会,就忍不住把一只爪伸进水中去够,那馋样,让你觉得它既可爱又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 我家一周改善一次,那就是买肉。你可别以为就我们改善,猫也欢喜一场呢!肉刚端上桌,它就在地上来回走,不住脚的叫啊,那长长的调拉的,好像挨了多少天饿,受了多大委屈。仿佛孩子在说:“我要吃肉,我要吃肉。”看你还不给,就里外屋的跟着你叫,在你脚边跑,绊得你走不了道,直到你给它了,它闻闻,好像你给的不是最好的,还朝你叫。你不理它,它也就乖乖的吃它的美食了。吃完了,舔爪,舔嘴,收拾干净了,心满意足的睡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小主人还给它捉蛐蛐呢!总之,它是每天酒足饭饱。真是一顿饱,三顿倒,美哉,乐哉。

        它吃饱了,不但睡是任务,还得玩呢!仓房那有根木头,本来就要朽了,你看现在更是千疮百孔,它总是在那使劲挠,木头一条沟一条沟的;有时蹭蹭蹭蹭爬上去,一直爬到仓房顶,蹲到瓦上不动了,眼睛瞪着站在地上目瞪口呆的你,仿佛在说:“上来啊!”你说气人不气人。

        有时儿子淘气,就一把直接把他扔上去,它身子非常灵巧,轻盈的落上去,丝毫不受伤害;有次儿子的小老弟没扔好,竟然撞到房檐上,又撞到鸡架上,才落到地上,它竟然一打滚,站起来跑了。真是摔不死的猫,有一套轻功呢!

       猫最悠闲的时候,是躺在阳光底下晒太阳,暖暖的光照在身上,照在它躺的地上,它把身子尽量伸展开来,四条腿也伸开,爪与爪之间离开缝,头向后仰,眼眯着,全身心的沐浴在阳光里,有时还打几个滚,晒完这边晒那边,那轻闲劲不由得让你想,做只猫多好啊,多幸福啊!

       在屋时,它会拣最柔软,最暖和,最安静的地方安置自己,比如被垛,毛毯,炕头,都是它理想的安乐窝。它常常把头狠狠的低下,努力的舔毛毯,甚至要钻个洞过去,那毛毯常是同一块地方,被它反复舔食,两面相对应出现个大黑圈,毛已倒下,好像要露了,不知是毛毯的哪吸引了它,让它花费这么大的力气来舔,有时拿都拿不起来,好像有块吸铁石把它的嘴吸去了。是毛毯的毛给它的舌尖一定的刺激吧,这个答案也许只有猫知道吧。

       也许日久生情吧,也许是猫也以自己的聪明伶俐,娇憨可爱打动了我的心吧。渐渐的,我也爱摸它软茸茸的毛了,最初摸完就洗手,后来手也不经常洗了,仿佛我的猫是最干净的,最灵秀的,那些秽物怎么会在它的身上存留呢?甚至把它有时湿滑滑,有时干巴巴的小鼻头贴在我的脸上。偶然有一次,它竟然伸出刺乎乎的舌头舔我的脸,涩涩的,嚓嚓的响,好像要把脸舔下一层皮来,那种感觉真爽。

       我生病的一段时光,是猫儿陪我度过的。每当我寂寞了,便把猫咪抱过来,让它躺在那四脚朝天抓我的手玩;让它趴在我身上软绵绵的睡一大觉;把它按在被窝里打呼噜。或者到室外看它在木杖子上高一下低一下的表演杂技,看它在草丛中蹲伏不动,再突然跃起捕蚂蚱。它似乎有无穷的游戏,总是自得其乐。有时,玩一天了,什么也没抓到,瘪个肚子,长一声短一声的朝你要吃的。

       有了猫的陪伴,我的生活仿佛是一幅流动的画卷,有声有色,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    当我享受一颗活泼健康的生命的成长,期盼着它长成像别人家的猫那样健硕肥大时(那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),仿佛悲剧往往在最幸福的时刻降临。当我和儿子吃晚饭时,儿子正要给猫添食,它竟然慢吞吞的进来了,儿子一眼就发现它口吐白沫,惊呼“猫吃死耗子了。”我撂下饭碗慌忙下地,把它放在车筐里,骑车往姜兽医家去,据说,猫吃耗子药轻的时候打一针就能过来,它在车筐里又往出吐白沫,一顿一顿的。快到时,过个四轮车,也许它的喇叭声惊住了猫,也许猫太难受,它竟噌的一下,从车筐里跳到道旁人家的院里,我立住车子急忙去追。苞米杆子翻了,茄子地找了,白菜地找了,甚至连厕所也找了。我一声声的叫着它,多么希望它能突然出现在我面前,让我快些把它抢救过来啊。时间就是生命,它究竟在哪里,我寻啊,找啊,叫啊。天已渐渐黑了,它还是没有出现。或许,它跑回家了吧。我怀着希望到家去找,仍然不见它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 静静的,我呆坐在屋内,耳旁似乎有它的叫声,窗户外仿佛在叫我开门,眼前又出现了它的身影,在猫盆旁吧嗒吧嗒的吃食,喝水。每当打开手机,屏幕上就是它的录像,正趴在被上,一下一下的伸出红红的小舌头舔肚子上的毛;打开相簿,是它小时候站在床上的照片。可这只能是过去,现在,我的猫却已不在我的身边!

       一位老师曾说,她家的猫吃药后打了一针,就疯一样嗷的一声叫,就跑了,四五天后才回来。于是,就期盼有奇迹发生,不相信我的猫已经死了。也许它到山上自己找草解毒了吧;也许,它过四五天自己也能回来吧。于是,夜里常常有猫入梦,它喵喵在屋外叫着,等着主人放它进屋。于是推儿子,快开门,放猫进来。醒来问儿子,是不是真的,真不知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。

        为了安慰儿子,我说猫如果不回来,它也不能死,它会变成山猫,永远呆在山上。儿子仿佛看见它在花丛中奔跑,在草地上打滚,在树上荡秋千,在和蝴蝶嬉戏,在和蜻蜓赛跑。它回归了自然,吃野果,饮山泉,自由快乐,无忧无虑。

        猫没的第二天,就下了一天的雨。风夹着雨丝吹来,凉飕飕的,看着猫的录像,望着冷凄凄的天,我不禁泪眼迷蒙。想想第一只猫死时,儿子亲眼看它咽了气,死前还进行了抢救,它安逸的死在了家里,死在了儿子一滴滴伤心的泪里。死后,儿子在屋后深深的挖了一个坑,把它安放在里面。上面还立了碑,写上“猫的坟墓”。每天,到那看它。它是在主人的爱中走的。可这只猫,是不忍心让主人看到它惨死的情形吗?自己默默的忍受痛苦,忍受折磨,孤独的在野外走向远方。没有小主人为它祭奠,每天风吹,雨淋,日晒。我的小猫,你为什么选择以这种方式默默地离开?你要永远给我们留下一个美丽的神话吗?你变成了山猫,你永远活在自由的天地中。猫啊,你生前把快乐带给我们;死后,也把希望留给我们,是吗?

        每当我自己在房中,觉得空落落的。每天在静思冥想中,又仿佛你就在窗前嬉戏,叫我开门放你进来。我的猫,你是个小精灵啊,飘飘渺渺中,始终走不出我们的心灵。

       真想再要只刚出生的小猫,就把它当成你的转世来爱,行吗?——猫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3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