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莲冰心的博客

玉莲出雪域 冰心住灵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 我是风  

2010-01-25 16:30:25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原创  我是风 - 玉莲冰心 - 玉莲冰心的博客 

  昨晚,未曾入睡,外面已是风声涌起。睡至夜半,风声更浓。我听出了它的威胁,这是降温的前奏。

   这风,粗暴的,肆无忌惮的狂扫着平原。呼啸着,旋转着,肆虐着,甚至狂笑着在枝头打着尖利的口哨,向远方狂奔而去。我听出了它的猖獗,它的狂傲。力拔山兮气盖世,藐视万物的盛气,摧残生灵的凶悍。

   这是北风,是冬天的风,是纯粹的阳刚之气的雄性的风。曾经的一夜,我也被风唤醒,而我分明感觉到风儿脚步的从容。我听不到风的声音,只是树木的呜呜作响,告诉我是风的奏鸣。那是从平地到树顶,呈扇面扑来的队伍。所以,声音雄浑而不尖利,抚着每一个枝条,掠过每一个缝隙,徐徐摇动整个树的群体。听出了树根在鲜活,听出树木在吐翠。那是西风,是开春的使者。虽然,那只是大自然偶尔对冰寒北方的青睐,突然升温而开的小小玩笑,但我听出了春的声音。

    而昨夜的风全不如此,它在树尖扫射,那是强有力的闪电般的霸气。摧折木秀于林的挺拔,摧毁不堪负荷的朽木。早起,踏着寒气晨跑,风已隐退,它来的急速,去的匆忙。留下横扫过后的残骸——一棵高大的树木被拦腰折断,树的上半身躺在路旁,满地是摔碎的枝枝杈杈,横七竖八,有的深深的插进了未融化的雪中。

   我没有看到那场酷刑,却分明听到了树最后一声的痛叫,风得胜后的狂笑。那是怎样猛烈的攻击,“咔嚓”一声,树头迎风而飞,断干呆呆站立,直指苍茫的夜色,祭奠着伏地的头颅。

   就在短短一周的时间,我听到了两种风的声音。它们,以鲜明的节奏,和不同的个性,告诉我:我就是我。我是西风,即使偶然出现在冬季,也迈着温和的步伐;我是北风,即使人人咒骂寒烈,也毫不掩饰的驰骋。

   不要因别人的喜好,而丢失了自己。不要因季节的错爱,而迷失了方向。干干脆脆做人,潇潇洒洒做风。

 

 

2010年1月25日 - 玉莲冰心 - 玉莲冰心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